野木亚纪子,这位日本的编剧女王在成为女王之前,经历值得出一本书。书名就借鉴她的名著《无法成为野兽的我们》好了,叫《最终成为野兽的我》。


初中发梦做漫画家,觉得没天赋跑去戏剧社。混没多久转去网球社。大学学导演,毕业后是进了电视台做编导。可野老师野性不改,因为不喜欢这份工作,辞职信一递,进企业做996职员。


从996中挤时间给富士电视台投剧本。这才有了后来的《非自然死亡》《逃避虽可耻但有用》和《无法成为野兽的我们》。




非常治郁也治愈,社畜必看的《野兽》火了之后,野老师接受《CCC创作集》杂志采访。她这段话,搬日剧里就是截图下来值得反复背诵的水平。


“没有过去的上班经验,制作纪录片的经验,我应该写不出那些桥段。虽然有人对自己的工作不满,觉得正在做的事情没有意义,但总有一天,这些经验都会派上用场。”


所以是社畜虽累死但有用?



看职场综艺《令人心动的offer》里叫丁辉的实习生,就总在想,这么一野路子的素材,要是落我们同样野路子的野老师手里写成一部剧,该多好。



剧情都很野木亚纪子。讲一个普通相貌,普通背景,普通学历,普通经历,各方面都很普通,普通如芸芸众生里随便哪个谁的年轻人,意外得到offer,进入了一家知名律师事务所实习。


跟他同期进事务所的实习生,有留学的背景,有漂亮的学历,有优渥的家庭,还个个长得好看性格讨喜。总之就是同龄人中,比你优秀还比你努力的那撮人。



一边是高压工作,一边要与赢在起跑线上的对手竞争上岗,这位普通人的职场命运要怎么去走。角色、剧情都极具戏剧感,代入感,毫米不差地戳中着当代社畜的心尖儿。


剧名已经想好了,叫《非自然offer》。



一份“自然”的offer,要够格进入那家叫做君合的律师事务所,应该长这样。首先是名校毕业。其次,经验经历不要求丰富吧,起码看起来是,“嗯,这小孩儿,有点东西。”


如果有留学这层镀金是再好不过,毕竟事务所的相关描述是,“两大国际律师协作组织中,唯一的中国律师事务所成员。”意思就是,员工的英文水平需达到讲母语般流畅。


君合也确实是国内律师事务所的头部。



所以跟丁辉一起入职的其余七位实习生,条件报出来,非常符合网友给这档综艺取的别名,《令人自卑的offer》《令人下跪的offer》《我没有的offer》。


光名校这条,基本,不是人大、北外、中国政法,就是美国乔治城法学院、南加州大学之类。但凭一己之力带动节目出圈的,还是要服斯坦福大学硕士王骁。


王骁出现得太是时候,凡尔赛正火,他作为凡中贵族就来了。



他的凡,要从面试那段说起。进门,坐下,开始了足足一分钟的个人履历介绍。履历中的任意一句圈出来都能把观众吓死。既是北师大保送生,又作为北京市优秀毕业生毕业。


顺便,毕业论文拿到优秀论文奖。受邀参加全国海洋法英文邀请赛,不好意思,又拿到最佳辩手奖。还有作为交换生,到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学习一年的经历等等。


因为着实魔性,后期干脆做成了弹幕刷屏。



刷完,王骁来一个点睛之笔,“以上,是我一个简单的自我介绍。”可以,很凡。不过实习开始才是王骁的凡尔赛最凡。


聊天说起没睡好觉的事情,“太紧张了,我之前没在律所实习过”,不等对方问继续下一句,“我之前都在政府国际组织实习。”对方能说什么,只好硬夸。


不想听夸的,因为真的好紧张,“就要实践中国法律了。”“实践中国法律”讲的英文。



都怀疑节目是不是按凡尔赛剧本剪的,不然,一个人怎么做得到每句话都要凡一凡。


看到别人带了书,王骁很慌,“我什么都没带”,然后摆出了斯坦福水杯。又在不经意间挂上了斯坦福吊绳。还被实习生爆料,“他面试时穿了斯坦福T恤。”


网友这个建议不错,王骁可以去卖斯坦福大学周边。



被所有人吐槽,但王骁的学习能力全A,这是不争的事实。补充一下,当年,王骁是同时被斯坦福和牛津录取的。


也就能理解,观众看他狂翻白眼,连“北大也还行”的撒贝宁都屡次坐不住,说王骁,“当别人夸你好棒的时候,可能是在善意提醒你,收着点,受不了了。”



但都架不住律师们喜欢王骁。


或者说功利一点,是这种一流的事务所就得招收王骁这种一流的名校生,精英,学霸。凡尔赛作为同事很讨厌,但有斯坦福硕士给你干活当实习生,这怎么都不会讨厌。


所以面试完王骁后,律师们那句点评完全出自真心,“他就是君合需要的人才。”不用等实习看他的实操能力,王骁已经被定义“需要的人才”。



还有,面试中有个隐藏信息。


王骁念斯坦福没有获奖学金,律师问,是你的父母资助你在国外的费用吗,王骁笑了笑,“我感谢他们。”先不说没拿奖学金是不是不牛,没拿奖学金自费读斯坦福,王骁父母是牛的。



那么就更显得丁辉的存太意外,也太“非自然”了。


同样是面试,王骁可以不拉不拉,拉出一座山的华丽语句,甚至动用到“中国律师像一艘航空母舰”这种修辞。丁辉呢,句句都像危险发言。


问他为什么从销售转来学法,摆出四个理由。第一,不喜欢做销售,“销售这份工作的每一天都过得浑浑噩噩。”第二,也是根本原因,“女朋友觉得做销售没出息,想证明给她看。”



就,非常社畜心态。社畜听了想流泪。


既然要证明有出息,那么律师职业是再恰当不过了,因为“律师的社会评价和社会地位相对较高。”多戳心窝的大实话啊,但坐对面的律师拉响了警报,“你因为社会地位选择律师?”


眼珠子快跌出来。



丁辉稳了一下,“这是其中一个原因。”律师追问,还有什么原因,回答“律师考试不用考数学。”同样是数学学渣,这种心态也太好get了,但站用人单位的角度,你说的都是什么鬼。


警报器整个响彻了面试房。



“航空母舰”顶多是浮夸的马屁,起码它安全。而且也不好判断,被比喻航空母舰的律师们觉不觉得它浮夸。但肯定能判断的是,丁辉的四条学法理由对律师来说,个比个的致命。


然后再一看他的教育履历,本科不是名校还学的非法律专业,也没有留学加持。当着丁辉的面儿,律师已经把话讲明,“我们不太常收到你这样的简历,基本在人事那边就已经被筛掉。”



没能被筛,猜测跟做节目有关。乱说的哈,为节目,事务所放宽了这次的招聘条件,这才招来了“不太常见”的丁辉。而丁辉还有一剂猛药也震撼了各位大律师。


因为机会太难得,丁辉辞掉了上一家事务所的工作,用他的话讲,“一身干净地来到君合。”也就是为了一份下落不明的offer,他裸辞。这还不是他第一次裸辞,从销售转业也是裸辞。


“所以你会为了万分之一份机会背水一战?”“会。”



这或许是丁辉说过的,唯一击中律师的话。就这样,简历、话术都不讨喜,28岁的实习生年龄也被律师挑刺的丁辉,拿到了君合的“非自然”offer。与“需要的人才”王骁同场竞技。


如果这是一篇以丁辉为男主的男频文,接下来,他必定逆风翻盘,全面开挂,打脸看不起他的女朋友,律师,同事。最后登上人生巅峰。当然过程中还有王骁翻车这种大快人心的情节。


然而事实是,第一轮比拼,王骁有小翻车但排名第四,丁辉排名垫底。他的面试排名也垫底。而面试倒数第二的实习生才是逆袭的那个,一举冲到第一。



这个排名,网络上有争议。


王骁属于专业出错,而且是方向都错。丁辉专业没有问题,他错就错在把“君合”写成“君和”。结果一个第四一个排最后。但想想,假设丁辉没有写错字,能够帮助他前进几名呢。



观众爱爽剧,唰地,农奴翻身把歌唱,哇有被爽到。可为什么爱呢,还不是因为现实令人沮丧,农奴很难翻身,所以只好去非现实中求过瘾——杨超越已经是现实世界中,社畜所能进化的终极境界。


她也早不是社畜啦。



但《令人心动的offer》是赤裸裸地讲赤裸裸的现实。很难说,是不是从“斯坦福”和“销售转业”开始,排名已经固化。丁辉是不是早已注定无法成为野兽。


可野老师,我们虽然无法成为野兽但还是有用,对不对?





编辑 |嗷一声叫的周三三


上一篇: 追智能手机的老年人:我们很焦虑,再不「触网」就要被淘汰了
下一篇: 女足四国赛:中国女足vs乌克兰女足在线直播地址